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研究

当 代马克思主义即新马克思主义,当代马克思主义是指尝试重新检讨或修正马克思古典理念,但仍相信及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某些原则。新马克思主义抛弃了马克思主义所先夸的唯一真理,转而借助于黑格尔哲学、无政府主义、自由主义以及理性选择理论的观点。新马克思主义作为非正统的、散漫的和具有颠覆性的话语,它坚持马 克思主义的“可错性”、“核心在于方法”、“必须把马克思主义运用于自身”等基本理论立场,以反叛姿态拓展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主题和形式。

 厦门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中心之当代马克思主义的基础理论研究团队主要包括贺东航、张有奎张艳涛、冯霞、原宗丽等成员。团队围绕着当代马克思主义的基础理论,从当代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体系的历史、现实与未来三个领域出发开展了丰富而深入的研究,主持了国家重大和一般社科基金项目、省部级项目等多项课题,出版专著、独著等多部书籍,形成了丰富的理论成果

厦门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中心之当代马克思主义的基础理论研究:

1.研究意义

中 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行动指南。为此,加强和深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研究,不仅有利于我们深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所蕴涵的理论精髓、立论基石、根本任务、发展手段、判断标准、指导方针、总体布局、实践要求、改革开放和党的领导等各个基本要素的理解,而且也有利于深化我们对马克思主 义中国化的内在逻辑、尤其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深层逻辑结构、完整框架的理解,而且还有助于深化我们对“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科学对待马克思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什么是科学发展、如何科学发展”的理解。这是科学指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的现实需要。

2.研究内容

主要围绕以下五个方向展开:

第一,当代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体系中资本逻辑的定位和走向研究。随着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我们必须重新审视资本逻辑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中的定位问题。如何克服对待资本逻辑的浪漫主义 和实证主义方式,辩证地理解和对待资本的双重性,发挥资本逻辑在经济领域的积极作用,消除它的泛化和在政治文化领域的消极影响,更加合理地处理市场和政府的关系,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依然是一项长期的艰巨任务。马克思的现代史观是我们的重要理论资源。

第二,当代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体系的形态及其互动关系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所要破解的“总问题”是“中国向何处去?”围绕这一重大问题的破解进行探索,形成了有机统一的政治形态、学术形态、大众形态和全球形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要越走越宽阔,不仅要讲好中国故事、注重国际表达,而且要推动大众形态、学术形态、政治形态、全球形态的良性互动。从政治、学理、大众和全球四个层面,探究当代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体系的历史地位是一个现实课题。

第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研究。中国的协商民主作为国家政治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具有重要意义。首先,对国内外关于协商民主的已有研究成果予以系统 梳理与归纳,以期对协商民主的内涵与外延等予以明确界定与解析。其次,从宏观上对当代中国协商民主的历史发展、属性特征、形式种类、实现方式等维度予以系统总结,并对协商民主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的契合性进行检视和评价。最后,从协商民主的引导力量、内生动力、文化基因等方面探讨中国特色社会主 义协商民主发展的理路。

第四,科学发展观对社会发展规律探索的理论贡献研究。科学发展观开辟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发展新境界,这一论断彰显了科学发展观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规律和人类社会发展规律认识的重大理论贡献。围绕人类社 会发展的终极价值目标、人类社会主体的活动和地位、人类社会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的多样性、人的发展、社会发展和自然生态发展之间的关系、社会整体的有机联系和内在作用、人类文明发展的丰富性多样性、当代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关系等方面,系统阐释科学发展观对社会发展规律探索的理论贡献。

第五,马克思主义辩证和谐观与竞争社会矛盾平衡机制研究。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要在市场化改革的基础上形成完备的制度体系,最大限度增加和谐因素。从马克思主义辩证和谐观视角对竞争社会的和谐稳定问题进行理性追 问,矛盾平衡机制是竞争与合作、发展与和谐的共同根源和契合点,从而破解竞争与和谐“二律背反”的难题,进而将其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及其制度体系建设联系起来进行系统深入的研究,从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及其制度体系建设提供理论支持和对策参考。

 

 

厦门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中心

管理员登陆

账号:
密码:
验证码: